山河

大学狗,忙完这段时间会填坑的

山河永寂 肆


在天边第一缕晨曦撒入房间前,刘邦起了身。
拾起昨夜掉落的白布,刘邦不惊动项羽地把它绕在他眼睛上,在末位打个结扣。然后唤兰湘来,准备了一桶热水,洗净了两人身上昨日的情欲。
籍儿啊籍儿,说你什么好呢?
朝阳斜斜地撒到屋里,给项羽苍白的肌肤镀上一层暖色调。
摩挲着那刚毅的面庞,刘邦简直欲罢不能。都说虞姬是世间少有的美人,但如今看来,项羽才是。
穿好朝服,褪去脸上溺宠的表情,换上属于帝王的威严。
最后看了一眼床上的人儿,似乎明白了为何夏桀对妹喜、商纣王对妲己、周幽王对褒姒可以从此君王不早朝了,也明白为什么那些女子可以称作为祸国妖妃了。
籍儿,你也是呢。
不,你比她们还残忍。

项羽醒过来的时候,已经日昃了。
乌金西沉,不复正午日光的浓烈,天边的云霞染了红,映照着湖水也是一汪幽蓝,凝固得化不开的深邃,仿佛是天际滴下的一颗泪水。
动了动手指,全身的酸痛麻木铺天盖地地涌向他。睁开眼睛,面前除了黑暗,什么也看不见。
“籍儿,醒了?”
刘邦放下手中批阅的奏折,看着蜷缩成一团的项羽,笑着道。
项籍……为什么是籍?我是项羽!
项羽一把扯下眼上覆盖的布帛,血红而幽暗的瞳孔暴露在阳光下。带着愤怒,也有一丝哭泣哀求的腔调大声对刘邦喊道∶
“孤是项羽!西楚霸王项羽!不是籍!”
刘邦一惊,立刻上前去把他与太阳的光辉隔离开来。
“好好好,你是项羽,是项羽,快把眼睛闭上!”
“凭什么要听你的!”项羽不知那里来的力气,推开刘邦,大踏步地冲向屋外,奔向那光芒。
“快拦住他!”刘邦冷不防地被推开,赶忙对外面的侍女命令道。
可是,已经晚了。
灿烂的夕霞怜爱地包裹着他,直刺双目,一寸寸地染红了他。
“啊——”眼睛上传来的灼痛让项羽无助地哀号着,温暖的阳光,化作了灼红的匕首,插进眼里。
为什么……为什么会这样?
疼痛感从眼里传入神经,拨动着他的触感,激起了项羽的回忆。
二十年前,一模一样的感觉。
好痛……
父亲……母亲……救我……籍儿不要在这里,籍儿乖乖地听话……祖父……救我……籍儿不会练功时偷懒了,不会再把兵书丢进水里了……
但当时没人回应他,只有一地的残骸和冰雪……
一双冰凉的手盖住了他的眼睛,隔开了那温暖的阳光。
“籍儿,乖,不怕,跟我回去,我陪你。”
项羽伏在刘邦肩上,断了线的血珠一颗颗滚落下来,落在刘邦明黄色的衣服上,两种极端的颜色就这样融汇在一切。
刘邦轻轻拍着项羽的脊背,嘴角勾出一丝溺宠而残忍的笑意。
所谓驯服,就是把他的双翼折下,让他明白,他再也不是他,再也不能站在阳光下,只能在黑暗里,在笼子里陪着他。无论是用鞭子还是用糖果,都要让他明白,从今往后,他的身边只能有他在,不能有别人。
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,能够这样也是值得的。
太阳在不知不觉中落下,在人世间留下最后一丝心血,浓艳而带着炽热的血红,像是传说中天际的红莲圣火,自云间喷薄坠下,脉脉地跃动着,燃烧出最后一丝辉煌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最近持续沉迷农药,给凯小哥哥买了个皮肤后决定主修他了,更文就………_(:з」∠)_
反正也没人看(;´Д`)

评论(2)
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