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河

大学狗,忙完这段时间会填坑的

《大护法》
这部剧千万别带小孩子去看,但千万要带脑子去看。
看完只能感叹一句,任何社会都不是乌托邦,我们也都是生活在花生镇里贴着眼睛的花生人,恐惧、未知和迷茫让我们迷失,让我们害怕与众不同,让我们视窥明真相的隐婆和善良的小姜为异类,最后一茬又一茬地生长,被收割,周而复始,沦为别人的利益。
这部剧真不愧它的分级,黑暗童话,反对乌托邦,花生镇是社会的缩影,里面的人物是我们的缩影。
里面让我最为感慨的是一个情节:花生镇的花生人在隐婆的当头棒喝下终于觉醒了自知,明白了反抗,然而当反抗军集合起来去反抗时,第一件事是清理不愿加入他们、不愿改变自己撕去眼睛的花生人。这何尝不是这个社会的事实呢?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。人类社会建构的本质。
其中还有一个设定颇有意思∶花生人是由他们的食物海猴子蜕变而来的。这里忍不住想到,人类千万年前不也正是我们现如今充为口腹的动物的一员吗?细节已经不想去仔细深究,但越回味越是想着可怕。
但愿有天我也可以成为那个应该站起来的人,而非现如今的睁眼睡觉者。

最后,一张给《大护法》的印象图。

评论

热度(5)